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8年第12期  文章正文

那花姐

字体:


  那花姐从来不说她家有几口人,她要么说她数不清楚,要么说鬼知道。有时她心情好,会实话实说:“家有六个鬼、一个人。”

  东边远路上来的人,路过西宁,在幽深的峡谷里穿行百里,山道突然宽了时,抬眼就能看见丹噶尔商城。他们勒住马,想着该洗把脸,润润嗓子,再进城。这时,猛然听见有人吆喝:“死来!活来!”

  这就有人差点从马背上跌下来。不过,他们也看见了,右手边十几棵老桦树的荫凉里,有个茶园。该茶园便是那花姐家的;茶园后缓坡上那个青石板院墙的小院子,就是那花姐的家。

  我们这地方的口音,“洗”跟“死”、“喝”跟“活”没两样。人家喊的其实是洗来、喝来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9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