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8年第10期  文章正文

扎手的麦芒

字体:


  一、保 卫

  村里人都叫保卫哑巴,保卫心里不平。

  保卫并不是生下来就哑,那会子他都两岁了,差不多就要开口说话,突然半夜起了高烧,他娘抱着他去找神婆子。神婆子拎着钉被子用的大针,手心脚心乱扎了一通,烧倒是退了,保卫却不会说话了,只会呜呜哇哇地叫。叫的啥意思,只有他娘一个人明白。他爹不喜欢,他也就不跟他爹搭腔,呜哇叫只是向着娘。村里人就叫他小哑巴。保卫长大了,就去掉那个“小”字,单叫哑巴。

  保卫心想,那是你们不懂。我的话只有三个人懂,我娘,再就是顺当和美芝。

  顺当和美芝是村里唯一正正经经喊保卫名字的人。每回他们一喊保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