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8年第5期  文章正文

枉凝眉

字体:


  去年冬天下第一场雪的那个早晨,父亲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您好,请问您是陈顺昌的表哥吗?”是商务性的没有温度的语调。父亲用力吸一下鼻子,简短而粗暴地回答道:“不是!”随即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回原位,走出房门,去修理被猪拱坏的猪圈。

  大约过了两分钟,手机铃声又响了,聒噪的铃声盖过窗外雪粒子砸在枯树叶上的沙沙声,占领整个声音的世界,房子里充斥着一种不合时宜的热闹。为了阻断这令人心烦意乱的噪音,母亲从厨房里出来,拿起刚才父亲扔下的手机,扯着充满怒气的嗓门吼了一声:“喂!”我们家的人,永远都是怒气冲天的。

  打电话的人没有重复前面的问题,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