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8年第4期  文章正文

木叶诗殇(评论)

字体:


  木叶这组诗,如果从东方古典诗意的角度去看,也即从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当中所描述的任何一种境界去进行比较的话。都是基本不沾边的。诗人木叶在表达当代诗意的时候,显然丧失了古典诗意的精髓,把古典诗意全部挡在了自家的院门之外。他是在编造当代的诗意寓言。一个无奶的孩子,他要长成一个东方的温婉的诗人形象,这里他的诗句充满了伪装,我们如果从东方庄子哲学或者是禅宗哲学这两种源头来完成艺术的话,木叶是飘在外面的。这让我再一次确信,当一个民族丧失了他的诗意,这在它的当代诗人的作品里必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诗人木叶这组诗的标题是“管锥编”,《管锥编》是钱钟书的代表作,而“管锥”,一般意义上解释是“以管窥天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