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8年第4期  文章正文

哥哥的房陵

字体:



  晚上九点多,哥哥给我打电话,照例询问我的身体,然后闲聊,维系兄弟感情,最后他说:“我哪天失踪了,你回家看看我!”

  他失踪了,我回家看他,看得到他吗?我正想问他,就听到嘟嘟声;回拨过去,他关机了。话还没说完,他就关机了,这是怎么了?等了一会儿,我又拨过去,手机终于通了。他说在五金库房里面,信号不稳定,通话自动断的。

  我说:“你突然说失踪,出了什么大事吗?”

  他说:“人老话多,打胡乱说,莫放心上。”

  哥哥六十五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正值青春的尾巴,不算特别老吧。他叫郑加高,我叫郑加厚,是同胞兄弟,相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