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12期  文章正文

稻草爷

字体:


  三爷种了两亩稻田。秋收时,有外地的收割机开进村,三爷却肩扛搭斗到田间,采取原始的手工方式打谷。

  村民们不解。两亩田,收割机来回溜几圈就完事,只需把一袋一袋的稻谷运回院坝晾晒就行了,多快呀。

  有人替三爷算了笔细账:若请人打谷,除去人工费、生活费、烟酒钱,还有三爷种地的活路钱、肥料款,那粮食跟直接掏钱买还有啥区别?

  谁知三爷打谷不请人,他自己割自己打。人们懂了,三爷是算过细账来的,不会轻易把钱拿出去。

  庄稼人秋收抢时间,以前还没收割机的时候,天不亮就出门割谷了。三爷打谷,与众不同。他要等到太阳出来,把露水照干了,才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