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萝卜地里

字体:


  最初,挪威的观众认为,《玩偶之家》(《傀儡家庭》)所要表达的不过是易卜生对一个女人的嘲讽和厌倦,其中不乏戏谑与鄙弃。后来,人们发现并非如此,该作品的经典意义在于,它提出了一個有关女人的精神出路的问题。

  落实到这个层面,小说《纸飞机》就有那么点意思了。

  《玩偶之家》公演后,鲁迅有一个回答:娜拉走后,要么做妓,要么回来。《纸飞机》也有分解,也有“要么”,并裹挟了当下。所以,尽管采用《纸飞机》是有成本的(砂砾多,行文也很慌乱),还是上版了。

  因为它和名著撞了一次脸,具有话题意义,这就是小说的本金。

  好小说都是有话题的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