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10期  文章正文

一根羽毛

字体:


  (一)

  孔韦林一摔学校的牌子,我们九个人就有了自己的教室。

  我们九个人被孔韦林从全乡广阔的田野上,捡芝麻一样,捡进了高考补习班。捡芝麻的是孔韦林,时间是1990年秋天,不错,那年杨树乡发了洪水。

  教室是平时容纳50多人的大教室,我们这几粒芝麻根本塞不满,占不到教室的五分之一,庞大的教室对我们九个畏畏葸葸的灵魂来说,显得过于辽阔。对于我们这九个人,对于我们这个班级是否有存在的必要,孔韦林劳神复劳神。

  孔韦林算的一本账是名誉账(经济账不要算,亏得一塌糊涂),名誉账就是那年高考,我们杨树乡中学又吃了个“大鹅蛋”(录取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