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8期  文章正文

后来有些人,错过了就不再……

字体:


  在中国文学史上,有过许多次宝贵的添加,汪曾祺当为一次重笔。

  轻刷“汪曾祺”三字时,会有几个以“国”字开头的称号跳到界面,如:“中国最后一位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中国式的抒情的人道主义者”等等。

  一个文人,能被后生仔细地镌刻在大国的考据里,成为词章和罗盘,你无论如何也不敢轻视,而汪先生在散文《我的祖父祖母》中写道:“我们家原是徽州人,迁居高邮,从我祖父往上數,才七代。”

  这就是安徽的骄傲了!

  而令我们更为骄傲的是:先生还与《安徽文学》有过亲热地一搭。

  是1981年。

  那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