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7期  文章正文

沟·枪·网

字体:


  沟

  大约1939年夏天,我负三十五岁。

  永军奶奶端着装衣服的木盆从坡上下来,穿过一片蝉鸣和几蓬衰草,到小圩旁的大沟捶洗。圩里水早干了坼,放眼望去像个巨大的棋格,散落的河蚌壳龇咧开来,新鲜的蚌肉已被食肉鸟、野畜生掏了干净。仅有一小汪水蓄在圩心的凼里,没有一丝活力。永军奶奶眯缝着眼朝那一掬水眺望了一会儿,一股午后古怪的燥热将她包拢。

  大沟的水浅浅地淌着,好事者预料到旱魃终归扑来,率先筑坝挡水。沿沟的村子都构筑,一路下来,泥坝林立,错落有致。永军奶奶斜着身子拾级而下,若从身后看,她是一截截地缩退,最后竟像被沟旁横堤吞下去似的。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