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7年第6期  文章正文

给儿子送衣物

字体:


  天刚胧明儿,秋菊就扛个鼓囊囊的化肥袋儿,孤单单站在村头公路旁等车,像一只等待羔羊的老水羊,不时朝车来的西北方张望,一副焦急的神情。秋风瑟瑟,她感觉浑身冷嗖嗖的,心里直哆嗦。

  昨晚,秋菊接了个拘留所打来的电话,可让她担心坏了。拘留所的人告诉她,儿子讨薪打了包工头,被关了,叫赶紧给儿子送衣物。老伴儿过世,孙子孙女儿在外地上学,家里就剩她和儿媳妇娘儿俩,儿媳妇又久病卧床,大小事儿全凭她一人张罗。她埋怨儿子太莽撞:“有啥事儿不会好好去商量,脑子一热就动拳头!”接着又心疼儿子,“乖乖呀,你打人家,人家能不打你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娘俺咋过,叫咱这个家咋过?”她问兒媳妇儿 ……阅读全文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