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12年第4期  文章正文

卖牛

字体:


  那头黑毛大牯牛是我家的功臣,一家人都亲昵地称它为“老黑”。父亲对老黑可谓是疼爱有加。每日早起第一件事就是给老黑刷毛。时逢其时老黑总是眯起那双硕大的眼睛,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悠闲地扇动着。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随着机械化在农村全面推广,老黑在我们一家人眼里成了吃闲饭的累赘。经过几次激烈的争论,父亲终于少数服从多数,勉强同意将老黑处理掉。

  老黑临走那天,父亲默默地为老黑刷毛,平时爱说爱笑的他竟默然无语,一边刷一边用手抚摸着老黑那身健壮的肌肉。老黑也似乎预感到了将要发生的一切,它显得比平时更加温驯,不时用它那粗韧的长舌舔着父亲的手,深蓝色的瞳孔里噙着晶莹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