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9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过年

字体:


  过年是胶东一幅古朴醇浓的乡俗图。

  乡村的年来得很早,其实远在秋收后就合计着年了。十月的乡村周围分布着一个个如水镜般平坦敞亮的场院,花生、苞米、高粱、谷子等等,一样样收了来,一样样入仓装瓮。这时候东家的场院就喊:“二狗的爹,今年好收成,没把牙美掉了?”西家就答:“哎哟三婶子,你侄这口小狗牙,还受得住呢?”“今年这年头不孬呢。”“可不是,三婶子。”“今年俺给侄媳妇买身旗袍,过年时摩登摩登。”“那当然啦。进了腊月门就去找你家三叔一块上趟东海,现在肉吃得太腻,过年也该多吃点海货。”

  真正的年味到来还得过了腊八。“狗也嫌”的孩子们一个个放了假,最上心的是缠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