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9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原谅父亲

字体:


  一直以来,父亲在我的记忆深处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在一个叫斑竹的地方当售货员。那时侯,父亲每年和我们谋面的机会大概不会超过两次,一次是在过年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端午节或者是七月半。因为不通公路,父亲每次用双脚丈量完两百多里的山路风尘仆仆地赶到家里已经是夜色朦胧。如豆的煤油灯摇曳着,摇曳着……模糊了父亲的脸,也模糊了我儿时的记忆。

  父亲和我们全家团聚的日子是短暂的,但在这短暂的日子里我们姐弟四人却度日如年。我们从小都惧怕父亲。记得父亲每年回家过年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我们的功课,大概没有一个让父亲满意的,因此父亲总是阴沉着脸让我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