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9年第11期  文章正文

过年那些事

字体:


  杀年猪与吃“刨汤”

  

  杀年猪的声音在寒冬腊月的山村,应该是最动听的音符了。

  杀猪这一行当能作为一门技术而成为“匠”,很多年来我一直不解。但所谓杀猪的刀法问题让我渐渐了解,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这个称号的,毕竟杀猪屁股的匠一定是不会被请来杀猪的。

  杀猪匠挽着高高的袖子,系着脏兮兮的围腰,伸出大手,轻轻地抚摸着院坝里的大肥猪,乘其不备,一把紧紧地抓住大肥猪的一只耳朵。大肥猪疼得“嗷”地一声,撒腿就跑。早已静候多时的叔伯们七手八脚,有的拉尾、有的拉脚,几下就把大肥猪摁倒在条凳上了。“摁住!摁住哦!”大家齐喊。而杀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