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9年第5期  文章正文

牛的觉醒

字体:


  农民常说的“人吃牛一碗饭”,是对我们牛任劳任怨辛勤耕作的肯定。但我们对这句话的理解则认为是人吃了我们牛的饭。不是吗?每年犁地耙田生产的水稻,上面的白米都是人吃了,而留给我们的是枯草。他们还在我们前面加个“耕”字,叫“耕牛”,这太不公平了。于是我们总是把两只眼睛鼓得大大的看人,两个鼻孔喘着粗气喘人,横眉冷对恨切齿,哪愿再为耕田牛?

  只有没想到的,想到就能得到。我们的期盼还真的感动了上帝,几个春秋交替后,“铁牛”代替了耕牛,千百年来套在颈上的轭头终于彻底地解下来了,同胞们欢欣鼓舞。农民耕地不用牛,也就不养牛了,纷纷把我们卖给牛贩,牛贩又转手卖给养殖场。一进养殖场,我们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