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9年第5期  文章正文

字体:


  黑水牯

  

  那年,天特热,人、牛不敢见日头。牛,很老了,是条十年没怀崽的母水牛。牛从五更开始,到中午四亩田才犁完。

  乡下不下蛋的鸡、没怀崽的牛是不得人爱的。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怀的崽,家里只感到它今年特爱草,膘好,不偷懒。这天中午父亲热得受不了,把老牛放在竹林中,丢捆枯草……

  下午,父亲解牛干活时,一低头,瞅见它颈边多了条小黑水牯。地面上一大滩血水,牛娘伸着舌头一点点地舔着牛崽身上的胞衣水,舔一口,“哞”地虚弱地叫一声……

  牛崽颤抖着站起来了。老牛也挣扎着站起来。小牛崽伸长嘴巴习惯地叼起牛娘肚皮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