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文学网站:http://ahwx.qikan.com

安徽文学2007年第3期  文章正文

猫鼠之间

字体:


  1960年初冬,祖父偶感风寒,三天不到,竟撒手西归。父亲当时十六不到,只好和奶奶二人相依为命。

  全村的粮食只有几口袋,全锁在队上的公房中,三道锁的钥匙都别在队长黄老猫的裤腰上,公房外面还有民兵日夜持枪看守。队上的人全在食堂中吃饭,饭稀得能照见人影。回首当年,父亲说一吹千重浪,一吸三道沟。父亲和奶奶孤儿寡母,每顿饭都早早就去排队。迟了,食堂人就会骂,“死不掉的,没有了。”那一天就会更饿。

  父亲每次吃过饭一泡尿撒完,就饿了,常常是前肚皮贴着后肚皮。后来,父亲饭后只好尽量不撒尿,让它在腹中胀着,支撑着前肚皮和后肚皮,好不觉着饿。

  一天 ……阅读全文

主办: 安徽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